首页 / 培训资讯 /交大动态

前线“巴林特小组”:为医疗队队员铸一身“心灵铠甲”

2020年02月26日
      “今天的平均医护心情指数是7.86,比昨天高了0.48,看起来大家的心情有所好转。”2月24日晚上,上海交通大学附属第一人民医院(上海市第一人民医院)支援湖北医疗队的驻地,市一医院支援雷神山156人医疗队队员之一、医学心理科主任程文红教授正通过手机端查看当天的“医护心情指数”,不时在纸上记录几笔。
 
      “医护心情指数”来自于程文红特别为医疗队队员设计的“简易医护心情指数监测问卷”。每天,市一医疗队的医护人员都可以通过扫描二维码填写“心情小测试”,结果会反馈到程文红的手机端。“这个简易调查可以帮助我们判断当前医护人员的整体心理健康水平,同时还能筛选出最具代表性的问题,以便制定针对性的心理干预方案。”程文红告诉记者,“心理专家团队会根据医护人员最关注的话题开设线上‘聊吧’,分享经验、纾解压力,提出专业性的意见。对于特别具有代表性的问题,我们还会启动‘巴林特小组’模式进行心理干预。”
 
       据本批支援雷神山医院的上海交通大学附属第一人民医院医疗队领队、副院长刘军介绍,在疫情防控工作中,医护人员面对种种极端情况,也可能出现心理疲劳乃至焦虑、抑郁等情绪反应,心理干预的及时介入十分必要。因此,在抵达武汉的第一天,随队的医学心理科专家程文红教授就初步拟定、启动了患者和医护的“心理维护方案”。
 
      “我们要做最充分的准备、打最硬的仗。市一医院在编组此批支援武汉的整建制医疗队时,特别做了‘医学心理科主任全程随队’这样的部署。医疗队的心理状态十分重要,我们希望能以专业的心理干预体系,为前线参与抗疫的医护人员铸造一套坚实的‘心灵铠甲’。同时,我们也会积极帮助患者、家属进行心理康复。”刘军说道。
 
       2月23日是医疗队正式接收患者的第一天,当天上午就有患者被陆续送入由上海市一医院医疗队接管的雷神山医院C1、C3病区。晚上八点,在医疗队的驻地里,一场“巴林特小组”讨论会正在进行。十余位医护人员身着便服,围绕着几个小圆桌,各抒己见,畅所欲言。
 
 
医疗队第二次“巴林特小组”活动现场,讨论主题是“恐惧”
 
       这次讨论的主题是“恐惧”。在此次医疗队中,有不少“90后”的医护人员,从未有过类似经验的他们在面对此次疫情防控工作时,心中难免有些忐忑。会不会被感染?会不会发生医患矛盾?自己的工作经验足以应对这次重任吗?远在上海的家人觉得孤单无助怎么办?针对对这些在前一天“简易医护心情指数监测问卷”中被提到的高频问题,程文红主任组织了这次“巴林特小组”讨论会。
 
       讨论会上,程文红主任鼓励大家说出自己最大的担忧和顾虑,并邀请已经在当天近距离收治患者的医护人员说出自己的感受。“其实在接触了以后,就觉得这部分患者和平时我们收治的患者没有太大区别,要重视,但不必妖魔化。”随着有经验队员的娓娓道来,原本有担心情绪的医护人员也逐渐放下了担忧。
 
 
医疗队成员亲笔手绘的漫画,画画也是值得推荐的心理减压方式之一
 
       针对医护人员工作繁忙,无暇频繁参与线下讨论的特点,医疗队会更多采用线上“聊吧”的形式进行心理疏导。
 
       2月22日晚,医疗队举行了第一次线上“聊吧”活动,主题是“如何睡个好觉”,共有17位医护人员参加了此次线上讨论。一位94年的护士在“聊吧”里倾诉自己近日入睡困难,试了网上各种“疗法”,效果甚微,另一位参与讨论的医生立刻向她推荐了自己的经验。程文红则不失时机地引导、点评,“大家这两天都在忙着划分污染区、半污染区和清洁区,缓解压力也很类似。有压力时人就会情绪紧张,难以入睡,如何能减压呢?得在压力,放松之间设置一个缓冲区域。”程文红用医护人员最能理解的比喻给出了自己的建议,“所以睡觉前可以有点‘仪式’,相当于一天工作下来,从压力区经过缓冲区,进入舒适区,更好保证我们的休息。”一个小时很快过去了,程文红总结了一份“入睡小贴士”,并确定了下次“聊吧”的主题是“压力管理小技巧”。
 
      “疫情防控进入关键期,心理援助作为医疗救助中的一环,发挥着心理疏导、平复情绪的重要作用。”程文红告诉记者,“心理专家能通过专业技能识别出援助对象的恐惧焦虑是现实还是过度,从而提供针对性的帮助。”据了解,上海交通大学附属第一人民医院医疗队也将通过多途径识别患者的心理症状,对轻度者通过建立线上支持治疗小组予以帮助,严重者由医学心理科专家直接介入进行心理会诊,评估诊断,必要时予以药物治疗。
 
内容来源:上海交通大学官网
 
咨询热线